艾伦·帕特里克·赫伯特爵士

    艾伦·帕特里克·赫伯特爵士(Sir Alan Patrick Herbert CH)通常被称为A.P.Herbert或简称A.P.H.,他是英国幽默作家、小说家、剧作家和法律改革活动家,自1935年至1950年牛津大学废除大学选区期间担任独立议员。赫伯特出生于萨里的阿什蒂德,曾就读于牛津大学温彻斯特学院和新学院,1914年以法学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作为一名普通海员加入了皇家海军志愿预备队,后来在皇家海军师担任军官。他曾在加利波利和西线作战,1917年成为营副官,受伤后他被排除在前线。战后,他出版了《秘密之战》,并于1924年加入了潘克的工作人员。他还为音乐剧写歌词。赫伯特在1935年的大选中当选为牛津大学的独立议员,他为私人成员的权利奔走,在议会中试行1937年的《婚姻事业法》,反对娱乐义务,并反对牛津集团。他于1938年加入河流紧急服务队,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担任皇家海军辅助巡逻队的士官。他在泰晤士河担任他的内河船“水吉普赛”的船长。1943年,他加入了一个议会委员会,调查纽芬兰自治领的未来。

艾伦·帕特里克·赫伯特爵士(A. P. Herbert)名言

A highbrow is the kind of person who looks at a sausage and thinks of Picasso.

高雅的人是那种看着香肠想到毕加索的人。

艾伦·帕特里克·赫伯特爵士

A high-brow is someone who looks at a sausage and thinks of Picasso.

眉毛高的人是指看着香肠想到毕加索的人。

艾伦·帕特里克·赫伯特爵士

I am sure that the party system is right and necessary. There must be some scum.

我相信党的制度是正确和必要的。一定有人渣。

艾伦·帕特里克·赫伯特爵士

This high official, all allow, is grossly overpaid; there wasn't any Board, and now there isn't any Trade.

这位高官,不管怎么说,都是高薪的;没有董事会,现在也没有交易。

艾伦·帕特里克·赫伯特爵士

The critical period in matrimony is breakfast-time.

婚姻的关键时期是早餐时间。

艾伦·帕特里克·赫伯特爵士

If nobody said anything unless he knew what he was talking about, a ghastly hush would descend upon the earth.

如果没有人说什么,除非他知道他在说什么,一个可怕的寂静将降临在地球上。

艾伦·帕特里克·赫伯特爵士

Let's find out what everyone is doing, And then stop everyone from doing it.

让我们找出每个人都在做什么,然后阻止每个人去做。

艾伦·帕特里克·赫伯特爵士

The Englishman never enjoys himself except for a noble purpose.

英国人除了为了一个崇高的目的,从不自娱自乐。

艾伦·帕特里克·赫伯特爵士